乔氏文化家谱网--天时网络科技姓氏大数据工程
史以治国,谱以齐家:清代人“家谱犹国史”释放出的历史信息(三)
来源:善本古籍 编辑:georgeyonger 发布时间:2020-02-05 18:06:56


  史以治国,谱以齐家:清代人“家谱犹国史”释放出的历史信息(三)

 

二、史之善恶并书与谱之隐恶扬善

诟病族谱者往往谓其书写原则的“隐恶扬善”,实践“家丑不可外扬”的处世之道,而国史则是善恶并陈,这是史与谱的一种差异。清代修谱者对此甚为明确,道光间江西抚州宜黄罗氏所撰的族谱序言云:“余谓修谱同于修史,而有不同者,史则善恶毕彰,而谱则隐恶扬善,此其不同之大概也。”⑩明确指出一方面是“善恶毕彰”,另一方面却是“隐恶扬善”,谱与史的同与不同,要点也在这里。同时期匡定方制作湖南湘乡《匡氏续修族谱》,其《自序》论及谱与史相仿佛,特别说明史书善恶并书的特点和价值:“夫史以传诸亿万世,昭美恶,垂劝惩,盛衰治乱之迹,釐然不可紊,确乎不可易”(11)。史籍的披露坏人坏事,寓劝惩之意,“令乱臣贼子惧”,诚有其原因。而族谱若记录族中不孝、不肖子弟,恐有伤于他们的子孙,令无辜的后人颜面无光,此种恻隐之心和顾及宗族体面,于是采取不记载的态度:对那种人采取不许上谱的“削谱除宗”办法。

谱与史的“书善”同趣,而“书恶”异趣,族谱不记录坏人坏事固为一弊,然而不要因此淹没另一种事实,就是家谱以记叙全体族人及其妻室为使命,除了不肖子孙,无论贫富都应收入谱牒。从求全来讲谱与史又是相同的。就此,沧州《郑氏族谱》谱序述说甚明:“普也,系也,亦归也,源同而脉异,谱,普其同”(12)。谱,被理解为“普”,为“系”,家谱分析族人世系,统统予以著录。福建南平鄢氏修谱亦持此说,谓“谱者,普也。恐宗属之涣,情义之携,而思所以普之也。故根源久而不知所从分,则不普;支流长而不知所为合,则不普;知其分矣合矣,而其间有缺佚,或纤悉之不备,则不普”(13)。要使族谱达到“普”的程度,应该使源远流长的宗族各个分支的成员,毫无遗漏地纳入谱书。谱还被训释为“布”,前述《匡氏续修族谱》的《张序》云:“谱之由来久矣,《玉篇》训属,属则有珠联璧贯之义;《释名》训布,布则有缕析条分之意。”(14)族谱,被理解为普、布,说简单点,就是按照房分世系普遍记录族人之书。族谱的原意,记载所有的族人,“削谱”是例外,是万不得已之举。它的“隐恶扬善”,固然有缺陷,但不因此忽视其记录所有族人历史的特征,草民的历史也汇入其中;而国史之“全”是在政治事件、政治人物方面求全,其实它是社会上层的历史,与草民不怎么相干。

族谱的隐恶扬善,不是忠实于历史的态度,给人的是局部的历史记载。史书其实也是为尊者讳,多有篡改、隐瞒历史之事,以至有人愤恨地认为统治者所写的历史全部是伪造的。我国修史、修谱事业发达,隐瞒、捏造、篡改历史之弊,亦不可不察。

要之,可以理解族谱隐恶扬善的苦衷,以及与国史的隐瞒历史有共同之处,但是究竟与国史的善恶并书有别,是求全中的有别。

分享到:
> 
2001- 2018 中华文化促进会乔氏文化研究工作委员会 主办:中华文化促进会乔氏文化研究工作委员会 复制或传播本站内容请注明出处
邮箱:zhqs_xxbs2017@163.com 客服QQ:296488578 宗亲QQ一群:109311145 宗亲QQ二群:192128575 乔氏商会群:239969272
地 址:河南省商丘市农产品批发中心办公楼410室 闽ICP备12000320号 技术支持: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